第六十九场:皇阳泽VS樱子

空想设定大战场新基地2018-06-24 07:29:44

甲方选手:皇阳泽

设定:中国海军陆战队的总指挥,体格能力十分的惊人,能在60度的高温下至少训练8个小时,能在任何环境(包括荒岛、森林)中单独存活下去,还能用区区3分钟的时间穿过8米高的软梯,悬在高空中12米长的滚木独木桥,铺有碎石,长度达20米的低桩铁丝网,然后是50米长的障碍池塘,最后是十几米高的悬崖。

其有着手指钻砖、油锤贯顶、一对数敌的高超本事,其有着惊人的体术学习天赋,不管在任何地形上进行肢体搏击战,都不在话下,不管是积雪中,风雨中,泥泞中,还是车顶上,都能稳住身形,与敌人进行稳步的游走周旋。

据说当年在进入中国海军陆战队,仅仅是受训了3个月的时间,才是个新兵蛋子的时候,在一次假期回家,与当地一名格斗俱乐部中练习了三年散打的老手切磋之后,轻而易举的就胜了那名老手,要知道当时其还是个二十出头,手臂肢体纤细,乳臭未干的毛头小伙子,而对方已经是长的五大三粗,魁梧壮实的一名中年汉子了,单论手臂的粗围度,都快赶得上其小腿的粗度了,可还是被其在数招间挫败制服,可见其战斗天资之高。

出自网友:【归源道皇】


  

乙方选手:樱子

设定:性别:女

年龄:19

国籍:日本

性格:看起来温柔,实际上很凶狠,战斗时经常踢对手要害。

流派:跆拳道,摔角

简介:跆拳道黑带八段,16岁时打败世界跆拳道冠军,17岁时在一场地下比赛中一脚直踢要害,当场将地下女拳王打死。

18岁时获得世界跆拳道冠军,据说现在无人能敌;特别喜欢踢要害。

被她踢中要害,非死即残。 

出自网友:【冰羽云】

—————————————————————————

(开始战斗)


战场之上,一左一右走上一男一女,女的身高188CM,体重98KG,皮肤雪白,瞳色水蓝,一头柔顺长发,扎着干练的马尾,穿着一身白色的日本学生制服,胸前沉甸甸的的,胸围十分突出,手上戴着一双由防弹的特殊材料制成的白色格斗护手,下身穿着白色的褶皱短裙,一双精致雪白的长腿外面套着一层白色长筒袜,脚上穿着一双白色的长靴,她正是【樱子】。


  而男的则是一身中国海军陆战队高层军官的着装,戴着一双军用手套,穿着一双军制长靴,不用问,他正是【皇阳泽】。


  只见得樱子与皇阳泽分别来到距离对方十米左右的位置,樱子对着皇阳泽鞠了一躬,而皇阳泽也以抱拳对樱子进行比武前的回礼,而后,双方各自摆开起武的架势,准备开始了体术交锋的战斗。


  双方静峙了片刻之后,只见得樱子率先发动起攻,进身迅速贴进皇阳泽,先以跆拳道中的一记弹腿,侧腰起腿,呼的一声,弹腿直踹向皇阳泽的面门,而皇阳泽见状,则是一手以拳背猛的撩砸而上,啪的一声以其拳背撞开了樱子起腿踹向其面门的脚踝,同时皇阳泽自己则也是起脚撩扫起一腿,以中国海军陆战队搏击术中的一招踢裆,撩踢向樱子空门大露的胯间,但是樱子却是腿法灵动,屈腿而回,啪的一声,以脚掌重重的回踹在皇阳泽撩扫向其胯部的脚腕上,而皇阳泽在自己撩起的一脚被踢落之际,借着惯势一个前扑倾进,双掌同举起手刀,以中国海军陆战队搏击术中的砍脖之招,喝的一声,重重的劈砍向樱子的后脖,此招若是成功,能将对手劈击的重心不稳,前扑趴地,随即其再趁机而上,跪膝压制在其背上,同时以双手一手抓住敌人下巴,一手则按住敌人头部,猛的双手一发劲,将对手的脖子气管瞬间扭断,当场格杀对手。


  不过樱子也不是等闲之辈,在皇阳泽双掌呈刀砍脖过来之际,她猛地以摔跤术中的一个擒臂手法,巧妙的扭身双手抓持住皇阳泽其中砍过来的一掌刀胳膊,然后身法扭转间,呼啦一下,以一招摔技,猛地将皇阳泽撂摔了出去,不过虽然皇阳泽被樱子一个摔翻而出之际,他的应变能力也是极快,在其被樱子即将过身摔砸在地之前,于落身而下的途中,皇阳泽瞬间的抓住一个时机,疾速出拳,砰的一声,重重的击在樱子的肚腹之上,樱子受拳吃痛,手间一松,放开了自己对皇阳泽手臂的箍制,使得皇阳泽能调整好自己的身形姿态,准稳落地,而皇阳泽稳准落地之后,立刻一招地堂腿,划扫而出,企图撞翻樱子的立足点,但是樱子却是猛地双脚一跳,竟然躲开了皇阳泽划地扫过的一腿,而且在皇阳泽刚刚半身起身之际,她更是一脚中盘甩扫而出,直击向还未来得及彻底起身,呈半蹲姿势的皇阳泽脑侧,而皇阳泽见得便是一个起腕侧挡,挡住了樱子的这一记中盘旋腿攻击,同时自身更是一个饿虎扑食,蛙蹬而出,双手一把抱揽住樱子的腰肢,将其狠狠的扑砸在地面之上,虽然在自己扑身抱住樱子的身腰之际,自己的脑袋也重重的撞在了樱子那一对据说足以将人砸晕的沉胸下部之上,但是皇阳泽却也是凭靠着自己在部队中练就出来的能头碎砖瓦冰石的铁头功,不仅自己的头部撞击在樱子胸壁上没什么事,而且反是撞的樱子胸部微微一痛。


  而皇阳泽在自己一把抱腰扑翻樱子之后,立即将双手由其腰部移走在其双腿脚踝上,钳制住樱子的双脚,使其无法发动腿功,同时自己则是狠狠的一脚踏击向仰身倒地的樱子腹裆致命处,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皇阳泽这一脚据说能直接踹穿十几厘米厚的冰层,更甚至据说他曾经一脚踹弯过香蕉般粗的钢筋条,那还只是其使出了一半都不到的踹力而已,而现在其全力踏踹之下,他人肚腹要是挨上其一脚,后果将是不堪设想,估计要落个肚破肠流的下场。


  然后,只听得砰的一声,原来在樱子外身所穿着的日本学生制服之内,还藏装着一层防护垫甲,这层防护垫甲同样是由足以挡下任何枪械子弹的特殊材料所制造而成,所以皇阳泽这一脚踹下,仅仅只是踹破了樱子穿备在肚腹之上的防护垫甲而已,没能对樱子的肚腹造成危害。


  而虽然樱子的腿力强大的能曾经夹碎过椰子、榴莲之流,但是皇阳泽的手劲也是强大的能拉开迄今为止最紧致的扩胸拉力器,所以双方僵持下的力量在伯仲之间,使得樱子一下子无法挣脱甩开抓住其两只脚踝的皇阳泽双手,就在皇阳泽即将抬腿第二脚全力踹下之际,在这个时候,突然樱子的皮肤产生了变化,都说女人的皮肤非常的光滑水嫩,而樱子这个时候,更是将她的肌肤滑润度提升到了极致,据说在其提升了皮肤的滑度之后,就算是四百个壮汉加两百个特种兵一起叠罗汉齐齐扑压在其身上,都还是被其挣脱滑溜了出去,可见其肌肤的滑度提升到极致后,根本就没什么能抓的牢她的,所以现在虽然任凭皇阳泽手劲惊人如铁钳,但还是被将皮肤滑润度提升到极点的樱子一把将被皇阳泽抓住的双脚給抽脱了出去。


  而樱子在将自己被擒住的双脚給滑抽了回来之后,随即更是立刻个托马斯360度旋腿攻击,扫脚如风,头下脚上的呼扫向皇阳泽的侧脑位置。


  不过皇阳泽在稍微一愣间随即也回过神来,几个沉俯头腰之间,躲过樱子的甩腿进攻,这个时候,樱子也是一个弹腰起身,向着皇阳泽再度发动反攻,迅速冲近皇阳泽,一个起肘掌刀,砸向皇阳泽,而皇阳泽见状,立刻起掌反托而上,啪的一下托接住了樱子砸过来的一肘臂部,同时自己准备再次起脚直踹向樱子腹部,但是樱子却是斜起一膝,直接撞在皇阳泽直踹过来的一腿上,撞开了皇阳泽的一记踹腿,接着她被皇阳泽一手接托住肘部的那只胳膊更是一横,试图重重的横撞在皇阳泽身为男性的生理特征·喉结之上,更是借此抵住皇阳泽的脖子,随即自己一个绕步抱住皇阳泽的腰干,以自己的长腿勾绞住皇阳泽的腿脚,将其一举扭翻倒地,最终彻底反关节撅断皇阳泽的腿脚。


  但是皇阳泽哪能如她所意,立即另手抬起,斜插在自己面前,错挡住樱子横撞过来的那只胳臂,同时自己原本接托住樱子一肘的那只手,猛起一拳,啪的一声重重打击在樱子的腋下软处,皇阳泽这一拳,能将沙包都打飞荡起一个超过60度的斜上角,揍在即便是戴着防护遮面面具的人侧脸上,都能将其揍的眼下一黑,更何况是攻击在腋下这种软部处的伤害,所以,皇阳泽这打击在樱子腋下的一拳,直接攻击的樱子那整只手臂一麻,随即皇阳泽更是一个箭步,近身一肘,准备反击斜撞在樱子的侧脑上,对其太阳死穴实施最后致命一击之时,不过就在此时,却见得樱子蓝色的双眸之中,忽然闪过一丝异样的精芒,随即,皇阳泽都没来得及自己一肘砸中樱子侧脑的太阳穴,也没有完全看清楚樱子是怎么出手的,就直感觉到一股巨大的无法想象的力量,重重的轰击在自己的胸膛之上,瞬间,自己的一身军装衣物瞬间被爆碎一空,同时,自己还以一种比火箭炮弹还要快的速度向外倒飞了出去,自己身体倒飞出去的速度之快,直让皇阳泽连旁边的事物都彻底糊成了一片,几乎在仅仅一瞬之间,皇阳泽就倒飞射出了数万里之远,而且还继续射穿了好几座山头之后,还砰的一声重响,深深的嵌陷进第十座的山壁之中。


  为何情况会有此等骤然转变?原来樱子在情急之间的千钧一发之刻,她终于解封开启了她超人级的真正的实力,而据说她那真正的超人级的实力,最轻的力量,也就是仅仅一个轻微触碰之间,就算将其最轻程度的触碰之力稀释成80000000000分之一的程度,还是能轻而易举的一下击碎原子弹、氢弹等一切导弹外部坚硬的外壳,所以,虽然看似樱子只是轻描淡写的出手在皇阳泽胸膛上微微一推,但是其中所裹含着的力量却是巨大的简直无法想象的。


  但是,只是一名凡人中的军中高手的皇阳泽当胸承受了樱子真正实力下的这种超巨大力量的一记推搡之后,竟然只是让自己的身体一下子被推飞出万里之外,别说身体被化作齑粉肉末,甚至连气都没断,人都没死,肋骨都没有骨折,这是为什么?这就是因为皇阳泽原本胸中所怀藏着的一块古老的灵牌救了他一命,当樱子出手一掌推搡在皇阳泽胸膛上之时,正好推到了皇阳泽衣襟内所怀藏着的一面灵牌之上,虽然那面灵牌被樱子这开启出的一招超人级推力給推爆成粉碎,但也却正是皇阳泽军装内所怀藏的牌位以被樱子出手推爆的代价,基本上化解抵消掉了樱子那全部的超人级的推搡之力,并且在牌位爆碎之中,更从中滋生出一股清气,将皇阳泽整个人一把包含裹住,使得其即便一下被撞穿了好几座山,实质上也没受到什么实际伤害,而在那面灵牌之上,赫然写着的,正是【王重阳】的名字。


  原来宋朝的王重阳的英灵一直栖息寄藏于他的灵位之中,始终目睹着先前皇阳泽与樱子的整场战斗全过程,在见得对方的樱子开启出真正超越凡人级的实力之后,居于灵牌之中的它也不再袖手旁观,果断出手,透发出自身体内的神性灵力,在自己的牌位被樱子推搡一击爆碎之时,陡然化作一团清雾,形成球团,裹住了皇阳泽,保住了皇阳泽无恙,所以就算皇阳泽的身子在一连撞穿九座大山,重重撞嵌在第十座山体壁内之中,却仍旧能保持着清醒,只不过其的手脚被山体牢牢的嵌卡住,暂时间动弹不了,而当皇阳泽震惊纳闷的抬头望向前方远处之际,赫然见得当空之中,仙风道骨,一袭道袍,傲立一人,道髻羊须,端的正是现出人形的道真剑圣·王重阳。


  只见得王重阳一手负剑,一手捋须,脚踏七星,冉冉自空而下,同时口中朗朗诗号而来:咒移北斗,诀转乾坤,念化太极,法生四象,吐纳两仪,掌蕴造化生之力,剑吐万象灭之力,吾,道真剑圣王重阳,特来领教姑娘实力。


  王重阳言罢之时,正是其一脚落地之刻,而就在其一脚落地之刻,便见得其霎时间剑锋一挽,剑花而出,嗤的一声轻响,一道无形剑气,瞬发而出,霎时,在王重阳振剑甩锋的刹那间,万里山河,竟然全部被其剑气所过,瞬间崩溃震碎瓦解,尽成齑粉尘埃。


  而虽然据说樱子的真正出手速度快到1800米每秒,但是在这一瞬间就飞射过万里距离的王重阳出剑所发剑气面前,还是不够看,难以跟上,所以只见得原本就身处王重阳不远的樱子只来得及心中暗道惊叹一声:好强大的剑力!好犀利的剑锋!便首当其冲的被王重阳的第一招剑发之气給吞没其中,霎时,身处王重阳剑气冲击之中的樱子,只来得及出手遮挡,但是其一身日本学生制服乃至一身由防弹的特殊材料制造而成的格斗防护装备都被王重阳所发出的这记剑气給摧毁粉碎一空,霎时间樱子在王重阳的一瞬剑气冲袭之下,浑身上下的衣物装备尽消一空,不过樱子本身的肉体的体防力却是更为惊人,虽然直面身受其冲王重阳的剑气之威,但是却还是没能在其身上划出一丝破皮的伤口,这是因为樱子本身的力量便是极为惊人巨大无比,她轻轻一碰的力量除了能瞬间击碎80000000000个核弹外壳(或者说是比核弹外壳还要坚硬上80000000000倍的材质)以及由世界上最坚硬的材料所制造而成的,足有580000000000米厚的墙体之外,还曾经犹如败杂兵一般秒杀过一名由科学实验而制造而成的生化特种战士,而据说那名生化特种战士的体格已经是相当的变态,是之前的富由五美子+弗洛狄娜+贝丽莎的总和五倍,而富由五美子的体防能力是能空手接住能在岩石上砍出缺口的军刃而不破皮;弗洛狄娜的体防能力是数万吨的力量打在其身上也不过是挠痒痒而已;贝丽莎的体防能力是能承受数亿斤的力量攻击,而樱子的体防能力更是这三者相加总和还要再乘上五倍以上,即便以她自己的力量全力一拳打在自己身上,除了让自己吃痛之外,也不会再有其它的危害损伤,因为她的力量与体防的比例,是和常人力量与体防的比例,是相同的,试问一下,你全力一拳,能打穿雪人的身子,但是打在自己身上,能打穿自己的身躯吗,所以她能扛下王重阳那一剑瞬碎万里山河的剑气冲击,自然也是不在话下。


  不过虽然她的身体本身没有受到哪怕一丝破皮的损伤,但是全身衣物防具还是被王重阳的一发剑气給尽数冲毁一空,身形更是被掀的一个跟斗滚了出去,待得王重阳剑气平静之后,只见得樱子发丝凌乱,披头散发,一丝不挂的半跪在地上,颇为狼狈的恨恨注视着王重阳,而王重阳则也是冷眉对之,冷声喝道:哼,这是回敬你对我主的不敬!


  可恶!一声怒极的娇喝,樱子在遭受如此狼狈之后,恼羞成怒到了极点,也顾不得遮掩自己赤裸的身体,全力爆跃而出,全速扑击向王重阳,但见得王重阳冷眼一眯,口中再次一声轻声:来得好!


  霎时,只见他剑锋轻挽间,抖出无数乱眼剑花,落出各种精妙剑招,以应全速全力,扑击过来的樱子,在力量上,虽然樱子最轻微的一个触碰之力,都能击碎比核弹外壳还要强硬上80000000000余倍,同等厚度的材质,但是王重阳随手一发剑出之风,更能瞬间如摧枯拉朽般粉碎吹散万里河山,所以双方在力量上不相上下,旗鼓相当,伯仲之间,而在速度上,樱子的出招攻速达到了上千米每秒,而王重阳则是发发剑风,瞬透万里,比起樱子的拳脚攻速,王重阳的出剑速度更是有过之而不及,至于在招式上,樱子使尽现代各种流派的武艺招式,但都被王重阳剑剑招锋所化解破尽,这是因为据说王重阳当年曾以一口木剑,就单手破尽了八大门派的所有武学招路,而据说八大门派的每一派武学之招都不尽相同,每一派的招式路数都有百八十路,而每一路的招式更有成千上万的变化之势,所以虽然樱子一人所学的现代世界各地的搏斗技虽然甚广,但是和中国古代八大门派的奇招异式相比起来,却还是相形见拙,因为据说全真道教的剑法有七七四十九招,而每两招都能组合成新的招式,每两种组合成的新招式又能组合成更新的招式,以此类推,可以说王重阳的四十九招基础剑法所以说是生生不息,变化无穷,理论上都以克制并破解对方的一切动作攻击。


  不过,虽然王重阳能以衍变无穷的剑招,以及与樱子全力而出的拳脚力量相当的剑力压制住樱子所攻击过来的各种现代流派的拳脚攻击动作,但是,只能破解却不能做到反杀成功,因为奈何樱子的体防之力实在是太过变态,所以即便以王重阳的剑力重重的砍切或者是刺击在其看似柔弱的赤裸身躯上,也不砍刺破或者是砍开其看似柔嫩,但实则坚韧的少女肌肤,所以双方在进退拆招之间,一时间陷入了僵局阶段,王重阳虽然能全方面的压制住樱子,但也一时间无可奈何其的身体防御度。


  不过就在这时,只见得王重阳骤然纵身往后一退,跳脱出圈子,同时剑锋一挽,聚指成诀,一诀剑指抹刃而过,口中骤然一声大喝:万道归源聚形阵!随即只见得其指端抹过的剑面闪过一路玄异符文,将剑锋往前方的樱子一指,口中沉喝声:敕!


  霎时,樱子就忽见周围场景一变,陆离幻空,光彩莫名,正是陷入了王重阳所布出置下的道真法阵·万道归源聚形阵之中。


  据说王重阳所布此阵,能集一切元素之力、三千大道、五行之变于一阵之中,而所谓的元素之力,即能将阵中的元素进行任意的融合、转变,而所谓的三千大道,即种种规则之力,每一种规则,都能克制住在其规则下的相应专门的技能,使这些在其规则之下的相应技能,在该阵中无法施展,比如重力规则,就能克制住对方的重力操控之术,使得能运用重力的对手无法施展重力方面的技能手段,比如时空规则、力速规则,同样也能让对方在该阵中无法使出时空之力,力量型的对手,无法施展出力量,速度型的对手,也无法发挥出速度等等,甚至在其阵法之中,还能框定住对方的改命转运之法,变幻形体之术,穿时梭空之能,即在其阵中,对方无法改命转运,也无法改变自身的身体属性,也无法穿梭时空等等,而五行之变,指的是在五行(金、木、水、火、土)四象(地风水火)这九种形态中将诸种元素进行不断的融汇转变着形态,五行中的金之形态,代表着坚硬锋锐,木之形态,代表着有机生命,水之形态,代表着液体变化,火之形态,代表着化学反应,土之形态,代表着分离瓦解,四象中的地之形态,代表着物质,风之形态,代表着时间,水之形态,代表着空间,火之形态,代表着能量。


  这正是王重阳的万道归源阵的精妙奥义所在,而为何王重阳所布出的法阵,有如此的玄奥之妙,这是因为道真道真,即是道中求真之意,指的正是自道中求得世界本源的真理之道,所以王重阳能运用操控该世界上的一切构成世界本身的自然律力,甚至,其就算再进入到一个崭新的异世界中,也能在接触到另一个新世界之时,就能立即融会贯通该世界的一切本源真理之识,瞬间洞悉明了该世界是从源点上如何形成的,所以每接触一个世界,就能立即领会该世界形成之理的王重阳,不仅有着逆天改命,修改天机,重排天数之术,更有着再造世界,重演生命之能。


  而此时,身堕其集三千大道,五行四象之变的归源法阵中的樱子,只见得四周一切幻离虚空,脚下所穿地面陡然便消失不见,化作无尽深渊,使得其猝不及防间便一坠而下,樱子原想展腾手脚,稳住身子,但是她动作的时间却被诡异莫名的給抽离了,使得她在即将动弹的那一刹那间,变成了千万年之长久,虽然她明明感觉只过了一下,但是其身子却是往下堕了千万年之久而不自知,而当樱子的身体在这阵中深渊中于一瞬之间堕落了千万年之久后,立刻砰的一声,重重的摔砸在下方的一处实地上,如果是一个常人,早就被自己自由落体堕下了千万年时间砸到地面的重力加速度給摔砸成肉泥了,但是奈何樱子的肉体体防能力实在是BTBUG,当她重重摔砸在实地之上后,还是根本没什么事,而此时,阵中地面,再起变化,只见得周围霎时化作一片回旋涛浪,将樱子旋绞在其中,浪涛之中,又化出无数飞旋锋锐刀片,切割拉锯着樱子浑身上下的肌肤,这正是王重阳该阵中的五行之变水中化金的招法,但是奈何王重阳运转法阵,如何的在五行之中进行何种的变化,金木水火土互相融合转化,身处其中的樱子却是以一韧破万法,五行之力,万变不侵。


  哼,好个坚韧的身体,但是贫道倒要看看你能坚持到什么时候!言罢,只见得阵外的王重阳法诀一引,霎时,法阵玄光旋现,在这片玄法旋光之中,樱子终于惊觉自己身体各方面的属性实力,正在一步一步倒退回去,最终,倒退回了自己最初还是个普通女子的状态,而回归成了普通人时最初的自己之时的樱子,自然再也没有了与王重阳法阵之中五行之变的能力抗衡的资格,徒留最后一声不甘徒劳的尖叫,被转瞬之间,就被炼化成火星残灰,消弭一空。


  而王重阳在阵外却是啧啧一声赞叹:区区一介女子,能抗衡贫道该阵至今,你之实力,已然不差,让贫道惊叹了。


  原来王重阳连世界本体的形成都能获悉,更何况是区区的樱子一生的经历,也就是说,他能获悉一切人事物是怎么形成的本源之理,所以他能靠着这个玄法能力,获悉樱子这一身变态强横无敌的力量与体防,究竟是怎么得来,怎么形成的,哪怕樱子不是后天修炼出来,而是先天就拥有的,他也能获悉洞彻樱子为何先天会有如此强大的身体属性实力,然后正因为了解了樱子这些实力的形成之路,所以就能以阵法玄力将樱子如何形成练就出的一身惊人变态的肉体防御力以反方向退化消除瓦解,使得樱子在阵中一步步消失了自己的强横实力,回归到了最原始最初期的自己,最终被王重阳的法阵給炼化消烬一空。


  故而,这场战斗的胜利者,乃是英灵之态的全真道教王重阳。


  而在另外一处,一辆有八对负重轮的,体积是标准虎式坦克的两倍的巨型黄金色战车,与一台高度达50米,合金机壳内部八层都是水,也就是以水作为动力与能量的水系巨型机甲即将于下周展开对决。。。



Copyright © 南宁袜子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