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炉夜话礼物袜子

歪嘴叔叔史林浩瀚2018-06-24 09:51:33

礼物袜子

对号无座




我买了一双袜子,准备送给她当礼物。


袜子是男女皆宜的深蓝色的中筒袜。说是中筒,但其实很长,冬天穿上的话,大概即使是脚踝以上相当遥远的地方也不会感到寒冷。袜子上有好看的蓝白碎花,是抽象化后的海浪图案,整体上让人想到日本的浮世绘——这确实也是“和风”的袜子,至少柜台后面笑眯眯的店员是这样告诉我的。袜子装在精致的棕色纸盒里,用一条薄牛皮纸绑着,整体地叠放在一起。


这是一双好袜子,不同于日常穿的平平无奇的样式,倒像是参加一些节日时会用到的,严肃而精致的用品。我幻想其他曾经买过同样款式的人是怎样做的:他们会在雨后的清晨沐浴,然后换上深色的不常穿的衣服,穿棕色的硬底皮鞋,“咔哒咔哒”地走过石子路,坐上黑色轿车,轿车开往某个重要的事情……如果说是葬礼的话,这双袜子又显得有些不够庄重——带花纹的袜子怎么会适合穿到葬礼上去呢?但,如果是某种纪念仪式,或者干脆只是一场秋天的约会的话,它当然会是合适的选择。


这样想着,我把袜子连同纸盒一起,用同样棕色的礼物纸包裹了起来。这是送给她的礼物。她的眉毛像柳叶,或者裁出柳叶瘦削形状的同样瘦削的剪刀,她和我一样嘴唇偏厚,但是她语速很快,不像我一样拙于口舌。听她说话,让我想起了小时候和父亲一起去运河边上打水漂的事——父亲捡起薄薄的石片,水平旋转着扔出去,石片在水面上落下,弹起,再落下,再弹起,最后扑通一声消失在水中——我听她说话时轻盈的起落,突然就有了如此这般奇怪的联想。她的脸总有点苍白,眼睛带一种天生的不耐烦,就像是在你说话的前三秒就知道了整句的内容,于是带些没趣地看向别处,但幸好,她依然保持着好奇。在这种冒失而不切实际的联想当中,她似乎变成了某种漫画里的人物,但她却依然是那样的一个人,我曾经真真切切地见过。她很适合这双袜子。


我忍不住开始设想她穿这双袜子的样子。她会在雨后的清晨沐浴,穿深色的衣服和棕色硬底的皮鞋,“咔哒咔哒”地走过石子路。她会坐在某个地方,伸展修长白皙的小腿,让蓝白碎花状的海浪包裹住它,温暖的海水可以让她在脚踝以上相当长的路程里都不感到寒冷。她会低垂眼帘,慢慢撕开捆住袜子的薄牛皮纸,拿出袜子,认真地打量一下,眼睫毛长长,像某种珍稀品种蝴蝶的翅膀,清晨的光斜斜照在上面。她穿上这双袜子,会是什么样子?


可是,我要怎么给她呢?这份礼物。我想,也许约她出来吃一次晚餐,在席间把袜子给她。可又该有怎样的理由呢?无端地送女孩袜子,在网络上也查不到什么寓意,更无什么由头。也许,我会把刀叉摆到一边,站起来严肃地朝她鞠一躬——“认识你这样一个可爱的人,对我很重要,作为谢礼请你务必收下这个。”——大概面对这样滑稽的我,她会忍不住笑起来吧。


可能性在叩击我的心扉。


她会喜欢收到一双袜子作为礼物吗?她大概会一只手拿着纸盒,然后另一只手像拎着魔术师的兔子的耳朵那样把袜子拎起来吧?可袜子不是兔子,即使是洁白如雪的兔子,也不会愿意被人踩在脚下,走来走去,但袜子可以。可是,她会不会宁愿收到兔子而非袜子?这样的话,送给她这样一双袜子作礼物是不是显得太过冒失了?


我看着装有袜子的棕色纸盒,纸盒外包着的白色礼物纸看着我。


也许我该送给她其他的什么作为礼物。我没有收到过别人送给我袜子作为礼物,她大概也没有吧?虽然我真的很喜欢这双袜子,但这样贸然就断定她也会喜欢,是不是有种一厢情愿了?


反正是男女皆宜的款式,大不了可以留起来自己穿。我这样想着,把纸盒子又收进了柜子,但是没有把礼物纸撕下来。


闹钟响了三下,这个雨后的清晨正式宣告结束了。路上有行人经过,我从打开着的窗户外听到“咔哒咔哒”走路的声音。



虚构故事。


但是这双袜子真的存在哟。



Copyright © 南宁袜子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