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节火热与七月流火

上上微览2018-06-14 02:47:39



文 | 董加伟

 

01


       都说外来的和尚会念经,这话真是不假,这不,就连远涉重洋的 “洋姐儿”(洋节) 们在我神州大地也无半点水土不服、身体不适的样子,反倒混得风生水起、艳容滋润,一时间西风压倒东风的势头颇有些挡都挡不住的感觉。


       新春伊始,华夏万物尚未苏醒透,风骚迷人的情人姐儿就扭着丰盈的腰身娉娉婷婷地踱了过来,媚眼含羞合,丹唇逐笑开,手中娇艳的玫瑰花散发出梦幻般的光彩,将阿姊绝世无双的容颜衬托得愈发不可方物,身后跟着长长一队同样娇媚的玉人儿,手中捧着的玫瑰花争奇斗艳,脸上洋溢的幸福各有千秋,这番温柔场景早已倾倒了一大批情深似海、热情似火的有志儿郎,怕是就连孤高自好的林处士见了,也会忙不迭地将“众芳摇落独暄妍,占尽风情向小园”的“梅妻”换作娇艳媚人的“玫妻”,更将那“鹤子”抛却一旁了吧。


       看到情人姐儿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傲娇,愚人姐儿强忍着性子等到前者曼妙的身姿缓缓消逝,怀揣着一腔不甘示弱蹦上台来,派头虽然不小,但先天显然不足,名头就比人家低了不止一筹,智商也差了点儿,所以只能跟毛头小子、青丝小妮们闹一闹,“老师叫你”、“老板叫你”之类的把戏玩过几次就提不起什么精神来了,况且还要祈祷碰到一个开明的老师或者老板,否则被愚的人没什么事儿,愚人的那位倒要真愚一阵子了。如此折腾几次,就连愚人姐儿本尊也没了兴致,只好拍拍屁股恹恹地离场了。


       温馨有礼的母亲姐儿、父亲姐儿看到愚人姐儿的窘迫,心里早打起了十二万分精神,改走温情亲民路线,而且刻意保持距离,一前一后不紧不慢地挪了过来。这一招儿果然奏效,我华夏泱泱古国礼仪之邦,自古崇尚“百善孝为先”,双方无须暗渡迢迢星河,自然“金凤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一时间,孝廉之士欢呼,贤良之辈雀跃,母慈女孝争现,父爱子顺纷呈,一幅幅羊羔跪乳、乌鸦反哺的寸草报春图铺满神州,温情如醉人春风绵绵无尽,暖意似江河之水滔滔不绝,直让人泪湿衣襟难扬鞭!看着一张张或长或短的黄脸盘儿真心诚意地化作泪眼婆娑,母亲姐儿、父亲姐儿方才相视一笑,心满意足地携手揽腕而去。


02


       看到洋姐儿们意气风发的样子,咱自家的姑娘们自然不甘示弱,珠圆玉润的端午姐儿一出手就不俗气,不光步履铿锵,气场十足,而且还随手带着厚礼,香甜可口的粽子码成了捆儿,整整齐齐浩浩荡荡地排着队尾随而至,场面自然威风得紧!奈何如今吃厌了山珍海味的国人早已脱离了饱暖的需求层次,按照地球对面那个老马头儿的说法,食物固然是人保持活命的必要条件,但对于已经先富起来的味蕾而言,昔日美味的粽子再也刺激不了它疲惫的神经,因此大家伙对自家的姑娘嘴上不能说不好,但心里却实在不怎么稀罕。端午姐儿谈不上玲珑剔透,但也算聪慧,脸上含着笑,应景儿般跟乡亲们打过招呼,心里早已憋了一肚子气,悻悻地从台上跳下来找仲秋姐儿诉苦去了。


       瞧着端午姐儿气鼓鼓的小圆脸儿,中秋姐儿嫣然一笑,却并不多言,转过身去,手托香腮,目光透过小轩窗落在后院里的那棵寂寞梧桐上,两弯笼烟眉似蹙非蹙,一双含情目似喜非喜,淡淡清香悄然间弥漫了整间雅室,时光便缠绕在青丝间不肯离去。待到酷夏退去,秋风袭来,金乌西坠,玉免东升,伊人方才飘然起身,轻摇莲步,转朱阁,低绮户,缓缓走下绣楼,在一众早已望穿秋水的期盼中如天外飞仙般施施然踏上月台,朱唇未启,浅浅一笑便已是千种风情绕眉梢。瞧得台下已近痴迷的芸芸众生,心思灵巧的随行小厮适时打开了锦绣食盒,将式样别致、做工精巧的各色月饼赏了下去,但今时不同往日,或许是秋姐儿凝眸似水、香腮冰洁的谪仙风姿实在是令人神往到了极致,如此人间美味一时间竟然无人顾得上用心品尝,只好落寞在一片清辉中随着夜色一起如水波凉去。秋姐儿本就性子清泠,眼见此景顿觉有些意兴阑珊,眉宇间的孤傲便不自觉的绽放开来,台下众人也觉察出失礼,但仓促间却又不知该如何解释,只好讪讪陪着笑脚跟后转慢慢散去。

 

03


       瞧出些许端倪的洋姐儿们自然心气更足了些,索性不再遮掩,搭着伴儿撒着欢儿地出场了。万圣姐儿丝毫没有因为自己先天的怪异面目和后天的奇特服饰而有半点儿难为情,人还没到,就把大包小裹的行李寄了来,大概是接受了撒旦的赞助,各式各样妖魔鬼怪的面具一应俱全,大大小小的南瓜灯个个挺着肚子趾高气昂地站在显要位置巡视着超市的每个角落,当然,超市也是人家那嘎达发明的,自然没有生份的道理。孩子们对这些新奇的玩意儿天生没有免疫力,还没等万圣姐儿把架势摆好,就迫不及待地去砸邻居家的门了,脸上的面具、屁股后头的尾巴早已装扮好,嘴巴里“不给糖、就捣乱”的口号喊得理直气壮,主人来不及探究是哪位高人帮他们把“threat or trick”翻译得如此接地气,就已经乖乖地被打劫了,只能向着他们雀跃的背影和鼓鼓的糖袋子行注目礼。不远处,空谷幽兰般的感恩姐儿一路闲庭信步行来,送礼、捣乱这类俗事自然入不了她的善睐明眸,若兰纤指柔柔拂过浸漆云鬓,樱唇轻启无碎语,只诵“淡看世事去如烟,铭记恩情存如血”,声若黄莺出谷,情如寸草沾巾,感恩戴德的种子张开洁如玉飘如絮的双翼,在道德的高台上翩然起舞,一众善男信女早已按捺不住心中的脉脉温情,更顾不上祖辈“大恩不言谢”的含蓄门风,点开微信、打开微博,自顾点赞忙,我谢你,你谢他,他谢我,罗圈揖作个不停,生怕背上个不知感恩的无良之名,若观弈道人在世,依他的性子,必顾不上给乾隆帝的落叶补什么缺,定会诵一段“一叩首,二叩首,三叩四叩首,旧景映心头”,再添一段佳话。


       等到这姐俩儿风光够了,真正的主角儿,洋姐儿中的当家花旦才压轴登场,谁?光听名字就能吓你一跳,圣诞姐儿!厉害吧,绝对是名动七大洲、声震四大洋的主儿!头牌自然有头牌的范儿,排场只能讲究而不能将就,且不说人家的香车设计是如何精巧、做工是如何细致,单说那拉车的瑞兽,似鹿非鹿,似马非马,头角峥嵘,仪态不凡,正是传说中的极品“四不像”!再说那驾车的老管家,头戴红冠,脚穿黑靴,银髯飘拂,笑容可掬,一见之下即令人如沐春风,倍感亲近,尤其是手里拎着的大号百宝囊,里面自成一方天地,装纳的物什千奇百怪、件件奇巧,没有一样儿寻常之物,而且全是白送的!想要?那先栽种一棵圣诞树,挂上彩灯,吊上挂饰,把家里打扮得亮堂起来,然后准备一只长筒袜挂在床头(如果家里有小宝宝,那就不用你操心了),然后就揣好怀里的小兔子等着吧,等不着怎么办?那恭喜你,中奖了!你终于有了一个给圣诞姐儿表忠心的机会,这可是千载难逢呀!麻利儿地自行准备礼物,悄悄地装到长筒袜里,不要让自己家的小主人看到呀,否则后果很严重,你不光会打碎小主人的美梦,而且以后想让圣诞姐儿看你一眼也难有机会了。


04


       这些争奇斗艳的事儿,本来春姐儿是半点也瞧不上眼的,即便姐妹们纷纷来诉哭,地位尊崇、心态超然的她也没往心里去。她记得,老子说过,“夫唯不争乃天下莫与争”!老子的话当然是老有道理了,但争与不争还要看实力,有实力不争莫与争,没有实力争了莫如不争。春姐儿当然是前者,作为咱自家的大公主,论样貌,闭月羞花、沉鱼落雁,论聪慧,钟灵毓秀、冰雪聪明,论品行,玉洁冰清、端庄大方,论仪态,婀娜多姿、千娇百媚,真正的花中牡丹,女中魁首!如果随便掺乎这些小事儿,岂不自失了身份?!但这些洋妞儿也确实不知进退,闹腾得有些过了,因此,在小弟“年”的不断撺掇下,春姐儿终是决定出去看看。街坊们见了久未露面的春姐儿都有些喜出望外,急忙放下手里的活计跑过来请安问好!春姐儿如往常般含笑驻足,嘘寒问暖,徐徐春风吹皱一池心湖,人人脸上都露出发自脏腑的笑,现场气氛就热闹了起来。年哥儿笑着笑着却觉得有些失落,因为往常一起放鞭炮的小伙伴们都不见了,当然,随着年龄的增长,他自己对于鞭炮也没了多少兴致,而且现在这天儿到处是雾霾,放炮也不合时宜,但他发现,随着一片片平房长成了高楼,原来街坊们为了防止他倒乱而贴年画、插柳枝的也越来越少了,这让他越发烦躁起来,于是跑过去拉住春姐儿的衣袖嚷嚷着要走,拗不过他的再三纠缠,春姐儿只好和乡亲们一一道别,众人依依不舍地送出去好远,有些老人忍不住掉下泪来,赶紧撩起衣襟拭去,生怕春姐儿看见伤心。


       春姐儿的背影淡了,大家伙心里都不怎么好受,闷着没人说话。过了半晌,终是有人憋不住发起牢骚来,有的抱怨人心不古,有的慨叹世风日下,更有人激动得捶胸顿足起来,当然也有老成持重、心思缜密的人,呼吁大伙儿一起想招儿帮助自家姑娘扳回场子,从根子上解决问题。目睹此景,我突然想起一事,今年盛夏,我因公事乘火车外出,时当正午,烈日高悬,人人挥汗如雨。同座的是祖孙俩,小童约八九岁,聪明活泼,老者头发花白,面容慈祥,一路相谈甚欢。途中火车停站,热浪袭人,小童热得受不了欲脱上衣,老者笑着劝道:“七月流火,夏热冬寒,顺其自然才是正道。”闻听此言,我如鲠在喉,思虑再三还是开口对小童说道:“小家伙儿,你知道七月流火是什么意思吗?”小童高声答道:“形容天热得像下火呗。”我笑着解释道:“此语出自《》,火指的是天上的一颗星,叫大火星,流就是移动,因此七月流火的意思就是到了农历七月,大火星移动,天气就会转凉了。”“那还有多久才能流火,天气才能转凉呀?”“快了,再有半个月吧。”听完我的话,小童安静了许多,老者则是明显地脸一红,而后又颇有风度地道谢。


05


       其实有些话我并没有说完,对于一个八九岁的孩子而言,时令节气之类传统文化的命题有些大有些远了。不管是土节还是洋节,都不是无根之木、无源之水,在时光荏苒的岁月长河中孕育,在偶然与必然的激情碰撞中生根,在民族文化、地域文化的交汇滋养下开枝散叶,在时代变迁、世代传承的风雨磨砺下升华定型,因了不寻常的人或者不平常的事被后人所铭记所祭奠。细细思量,节日实是生发于特定民族精神的一朵奇葩,是扎根于特定地域文化的一株异草,因此,于丹说“中国的节日都是从地里长出来的”,这话不无道理,中国拥有足够久远足够辉煌的农耕文明,无论是历法还是节日都与土地、与耕作,说到底与农时密切相关,随着我们与土地之间距离的疏远,与农耕之间关系的冷淡,传统节日的没落似乎是一种必然。而洋节的走俏甚至泛滥,不仅适时填补了我们内心的些许失落,更契合了温饱之后整体的社会环境和个体的精神追求。当然,我们所热衷的不过是洋节的形式而已,说白了就是给平淡的生活取个乐儿,就像马上就要到来的圣诞节,很多人会在家里装扮一棵圣诞树,但怕是极少有人真的惦记,更不会去做什么弥撒。再说了,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海纳百川、博大精深,我们应该有这个文化自信,为了洋节的火热、土节的衰落痛彻肝胆继而愤世嫉俗不免有些过了。


       当然,从保护传统文化的立场出发,对民族节日无论怎么重视如何呵护都是必要的。文化是民族的根,传承的根一旦断了,民族的花再娇艳也会枯萎,我们不仅会遗忘从何处来,更会迷失在找寻去往何处的路上。包括传统节日在内的民族文化的继承和发扬是一个薪火相传、世代相继的接力赛,每一代人都要跑好自己的一棒,拖不得,特别是对于有着文化断层的我们而言,自觉承担起接续和传承的担子尤为必要。同时,传统文化的发扬光大还是一个磨杵成针滴水穿石的水磨功夫,急不得,痛心疾首不必,拍案骂娘无益,最好的法子就是沉下心来,从自我做起,从读书开始,历史的、哲学的、文学的皆可。当然,我们这个国家的历史上下五千年确实长了些,我们的文化名人诸子百家确实多了些,都通读一遍,没有这个可能,也没有这个必要,如果有学者能够替大众梳理推荐当然是好的,即使没有,凭着自己的喜好,你读几本,我读几本,我们拼起来自然就能接续起一条文化传承的线。


       顺天应时,道法自然,这是深深镌刻在中国人骨子里的哲学理念,如水一般流淌在老百姓的一粥一饭中,如风一样追随着你我他的座卧起居。虽然历史上断水钢刀挥了多次,但文化之所以成其为文化,就在于其生命力的顽强,这不,阳明先生的心学不就又成了当下的显学了吗?!就让我们在传统文化沿袭的路上“知行合一”,如此,不只“我心光明”,大家的心都会光明起来吧!


2016年12月20日,圣诞节前于泉城鏊子山下



                    

董加伟文集经典回顾

最忆是胶南


责编:五月薇语

 



本公号致力于打造原创频道,欢迎赐稿!投稿邮箱


更多精彩原创,敬请长按以下二维码,关注“上上微览“

Copyright © 南宁袜子价格联盟@2017